[尊重]南宁出现反扒志愿者

扒手,大家都熟悉的一个名字,我深恶痛绝的一个名字!今天却出现了在我的视线里面,我QQ上面的一个朋友,今天给我发了一个链接http://group.qq.com/group_index.shtml?groupid=13810909 希望看到我这篇贴子的朋友也去关注一下这个群空间,关注他们一下,谁说现在没有侠义精神,大家看看后就会知道了。

ps:另外提一点,我这个朋友是刚刚认识的,我请教了一个非常傻的问题(非技术类的问题)本来应该会没有人愿意回答这个问题的,但是我这个朋友非常热心的回答了这个问题,在次,我深深的再次感谢他一次!

以下是多家网络媒体、平面媒体对他们的描述、定义和肯定!



新华网南宁11月2日专电(记者张周来、王立芳)不久前,广西南宁市一群素不相识的人,通过网络聊天工具“QQ”,自发组成了一支民间反扒队。近年来,国内不少城市都出现了民间反扒的志愿者组织,这一民间反扒力量引人注目,有人称他们为新“城市英雄”,也有人觉得这只是小部分人制造的噱头,不以为然。

对这些反扒队员的义举,南宁市公安局巡警支队有关负责人表示,公安机关虽有专业反扒队伍,但受到人力和举证等因素限制,如果有市民的配合,就能有效地提高反扒效率。这位负责人也强调,市民参与的反扒活动还需要组织和引导。

让小偷无处藏身 让城市更和谐

“冷静”“啊威”“布袋熊”“同你煲汤”“风月”“邪刃”……在一个QQ群里,这些原本陌生的同城网友在南宁时空论坛聊天时经常讨论提防、识别、制止小偷行窃的经验,出于对小偷的共同憎恨,他们逐渐聚集到一起。

今年6月初,一位名为“爱与死的边缘”的网友在论坛里发起倡议,组建了一个QQ群“义务反扒”,短短20多天内就有近200个志同道合的网友们加入。

“爱与死的边缘”真名叫冯光文,是这支反扒队的队长,南宁市一名个体业主。他说,队员们都是通过网络认识的,来自各个行业,教育程度也不一样,有退伍军人、公交车司机、个体业主、公务员等,不少人都曾经遭遇过小偷。

在公共的QQ聊天群里反扒队员经常交流各种各样的反扒信息,但经常参与上街反扒的核心成员只有20多人。冯光文说,为了保证行动的组织性和纪律性,每次活动的组织、安排和实施都由这些核心成员共同完成。

反扒队成立后,队员们基本上每周都会不定期出动,在公交车站、商场、步行街、菜市场等人员密集的地方行动,踩点、蹲守、取证、抓贼、报警、找失主等都是分工负责。反扒队员介绍,几个人相互配合,不仅反扒效果好,又可以减少单独出击的风险。

“有限的警力可能顾不到城市的每一个角落。我们所做的不仅仅是有策略地制止偷窃的发生,更多的是希望通过行动号召全体市民一起来防贼、抓贼,让小偷无藏身之地,让城市更和谐。”冯光文说。

“我们真的受了伤,自愿承担风险”

民间反扒无疑充满风险。在西安、武汉和南京,都出现过民间反扒队员在反扒时受伤的事件,今年“十一”长假期间,广西桂林市的民间反扒联盟成员在街头反扒时,遭到多名行窃者报复,一名反扒队员重伤。在许多人看来,民间反扒,得不偿失。

虽然反扒队是一个自愿、自由的组织,但为了保证成员的安全,他们也制定了自己的规定和纪律。冯光文说:“平时在讨论的过程中,我一再强调,我们是抓贼、而不是打贼,重在取证、制止盗窃行为的发生,发现盗窃行为第一时间内报警。成员们行动之前都要碰头强调组织纪律性,不能随意单独行动;制止正在行窃的小偷要灵活采取行动,比如与失主打招呼等;为了尽量保护自己,在公开场合,不管认不认识,队员们都以网名称呼对方……”但要是真的出了问题怎么办?反扒队员们称自愿维护社会风气和治安,“风险我们自己承担。”

但民间反扒队的合法性使许多人对其持反对态度。为了确保“依法”,南宁民间反扒队还专门向律师咨询了有关注意事项,每次行动都十分谨慎。

反扒队组建后一个月,队员们抓到第一个小偷。记者在网上查询发现,反扒队抓小偷的现场照片都贴出来了,后面跟帖不断,绝大多数人持赞赏态度。

“抓小偷就好比钓鱼,等待的过程很漫长,不管大热天还是阴雨天,我们外出行动一般一次都在4、5个小时以上,有时候还要轮班跟踪,是很辛苦,但小偷上钩后那种兴奋却印象深刻。”一名反扒队员这样形容反扒时的感受。

多数人支持民间反扒行动

近年来,太原、武汉、南京、厦门、广州等地都先后组织了民间反扒队,反扒志愿者自发组织上街抓贼。这些反扒队成立之初,一些人提出质疑:会不会是某些人为了个人名利制造出来的噱头?还有人说,出现反扒联盟不是在暗示城市治安状况不好、警察反扒不力吗?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多数人投了“支持票”。

广西同望律师事务所律师龚振中说:“根据《刑事诉讼法》有关规定,对正在实行犯罪或者在犯罪后即时被发现的人,任何公民都可以立即将其扭送到司法机关处理。国家应尽快出台相关法律法规,对民间反扒作详细界定和规范。”

南宁市民陆羽说,很多人都曾被偷过,公安机关反扒又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、万无一失,如果小偷们时刻感到群众的“火眼金睛”,偷窃事件一定会大幅减少。南宁市出租车司机李进然也认为,民间反扒队有利于鼓励、帮助广大群众防范、打击盗窃行为,对打击窃贼形成一种全社会的合力。

这正符合了冯光文当初成立反扒队的初衷:作为一名普通的市民,如何协助政府部门维护社会的稳定,是每个人应尽的责任和义务,希望能通过自己的行动带动整个社会风气的形成,试想如果每个人都是义务反扒队员,哪儿还有贼生存的地方?

广西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罗国安认为,民间反扒行为应属见义勇为的范畴,是每个公民的社会责任和义务,现在很多人在别人遭遇危险或面临损失的时候,选择了沉默和退避。而民间义务反扒,再次叩问了社会良知,这种行为值得提倡,关键是组织好、引导好,使民间反扒组织走上良性健康的发展轨道,让社会风气向好的方向发展。


看到我的这个post的朋友,请把这个精神告诉更多的人,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世界还有正义、公道!